清华教授让中国人超级幸福
2013-09-12 23:55:18
  • 0
  • 10
  • 185

清华教授让中国人超级幸福

/立仁

经过几十年经济大发展,中国工人如今不仅很富有,寿命又被提高了一大块,据说提高有二十多岁。现在工人50岁退下来,将后来的时光该怎样消费?老打麻不利于消化,肚子里太多的油水,弄不好会来个老年“三高”,脑血管崩裂什么的。这就需要一套既绿色又环保、既丰富多彩又现代文明的顶层设计,让全世界都来羡慕一把中国人的幸福。清华大学的杨燕绥教授发明了一个最佳设计:男的做园丁女的洗衣服。由于杨教授兼有很多的顶层研究项目负责人,所以她的设计很顶层。

她说,我们现在正在写这个政策建议,让他们从生产企业退出来,经过培训,居家就近参与老年服务。5065岁的男性,去做一些老年养老院的园林义工,树啊草啊,50岁到65岁的女性,去陪老人做做饭,洗洗衣服做点编织,多好哇!看了视频,最后一句“多好哇!”,是那么的天真无邪,那么的“萌”,让我震惊了,自愧没有上过清华,不懂教育,害得我孙子都上小学了,也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这样可爱的萌话。

杨燕绥教授的“义工”,年轻人很懂,老年人不一定明白这个新名词。义工嘛,简单说就是“义务劳动的工人”。将近一百年前,英、美、法、日等帝国主义,联合白匪,全力对付世界上第一个苏维埃共和国苏联,苏联工人阶级为反对外国武装干涉,保证国内战争的胜利,积极响应共产党号召,在每周末自觉进行义务劳动。于是,星期六义务劳动成了苏联群众性运动。列宁说:普通工人起来克服极大的困难,奋不顾身地设法提高劳动生产率,设法保护每一普特粮食、煤、铁及其他产品,这些产品不归劳动者本人及其近亲所有,而归他们的远亲即归全社会所有,归起初联合为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然后联合为苏维埃共和国联盟的千百万人所有,——这也就是共产主义的开始。作为社会主义劳动竞赛的内容,“义务劳动”曾被中国引进。所以,老年人都经历过,那就是不要报酬,为社会作义务贡献。

苏联的义务劳动很艰苦,中国曾经的义务劳动也不轻松。由于无产阶级只有在全人类都得到解放后才能解放自己,因此,义务劳动不是享受,是一种大无畏的牺牲,和忘我的奉献。义务劳动的桎梏终于在杨教授的设计中得到解放,使它变得轻松、惬意、愉快和休闲。树啊草啊,园林啦,多美!

中国每年有多少人退休,大概由于国情保密,尽管专家整天喊老龄化,也没给出一个确切的数字。既然保密,笔者也不涉及数字。既是老龄化,退休数字必定是加速度递增的。假设从某一年起,50岁开始退休做义工,积累15年,这个义工队伍必将大于产业工人。那时,养老院的园林爆满,义务就业形势不再乐观。如果那时杨教授还活在教授位置上,她会将园林稍作修改,变为“陵园”义工,毕竟又是一片广阔天地。知识界有“学无止境”,义工界自然有“工无止境”,大有作为。

这个设计最值得赞赏的“幸福点”,在于它的公平性。工人50岁开始做义工,除了有特殊规定的人员外,一般领导干部、公务员是60岁退休,起码,还有上层社会陪伴工人干上5年义工,有了这个大垫背,工人岂敢不幸福?

最后的,也是最重要的,中国工人阶级经过15年的回炉修炼,必将成为世界上不可战胜的力量。15年与园林为伍,煮白云为食,裁白云为袄,拥白云为床,渴饮甘泉,神州十亿尽孙猴儿,试问,东胜神洲将是谁的天下?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