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燕绥现象”是管理制度设计模式的缺陷
2013-09-15 22:51:20
  • 0
  • 7
  • 235

“杨燕绥现象”是管理制度设计模式的缺陷

/立仁

清华教授杨燕绥关于工人退休后做15年义工再领养老金的设计被网曝后,引起社会的强烈反响。日前,杨燕绥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一起做客人民网,对退休后去养老院做园丁洗衣服一事,杨燕绥回应:“为什么不可以?一说做园丁就错误的吗?帮老人洗洗衣服做做饭就错了吗?” 可以说,杨燕绥教授始终都在进行着强词夺理的“断章取义”。她此前遭人们批驳的言论,不是做园丁、洗衣服这种生活方式有错,也不是“义工”有什么不好,而是15年中人们吃什么?

杨燕绥在人民网做上述回应时,将她在电视上的原话做了一个小小改动,她说:“当时把居家就近参与养老服务,讲到男性到养老院里,其中包括做做园丁修理,还有女性洗衣服做饭,给老人提供贴身服务,这是我讲的。”原话中“去做一些老年养老院的园林义工”,变成了“园丁修理”。如果园丁修理不是义工,而是有报酬的劳动,倒也没有什么可指责的了。

其实,杨燕绥说过什么、怎么说,并不重要。笔者分析,与笔者同龄的杨教授,1978年师范毕业,应该是工农兵学员,此前一定有过与工农相结合的人生经历,这是时代印记,不会不懂工农大众“感情”。而杨燕绥有那么多骄人的成就,说明她付出的努力是艰巨的,在智商上绝不会像网友说的“弱智”、“垃圾”。所有的答非所问、偷换概念,仍然是一种智力游戏。如她在做客人民网为50岁以后的人提出的三种选择,就属于寓言中的“朝三暮四”。即:“第一种人选择不工作,等着领养老金;第二种人选择继续工作,拿超额养老金,也叫奖励养老金。第三种人没有工作能力,政府要提供最低生活保障或者提前领取部分养老金。”换句话说,65岁前面包是没有的,你可以选择睡觉,忘记饥饿;可以选择夜游,转移饥饿;还可以选择坐等,面包会有的。

杨燕绥之所以费尽心思玩儿这种低智游戏,与她肩负的“使命”分不开。当今的改革,讲究一个“顶层设计”,而承担大任的人,只能是专家,这与以前的做法是截然不同的。以前,除了“两弹一星”之类的高科技交给专家设计以外,其它的社会管理等的设计,都走群众路线,如著名的“两参一改三结合”,这是当时的老百姓“民主”模式。在专家模式下,专家该怎么说话,当然会有专家的“民主”。杨燕绥的言论,无非是这种“专家民主”的集中体现。有的专家,缺乏杨燕绥的“自信力”,换了一种由“明主”而“暗主”的策略,他们极少说三道四,但其“主”意绝不逊色于杨燕绥。专家设计的方案可以不完美,而百姓参与设计本身就行不通。

退休制度改革,一开始就是一些精英设计的。据我知道,最早的设计是机关企事业一起改,由于“难度太大”,方案就有了“先易后难”的步骤,这就是今天的“双轨制”。退休双轨制是古今中外最为恶劣的腐败制度,却被既得利益者珍视如命。中国养老制度畸形发展至今天,不改则社会难以为继。换言之,社会已经将退休制度改革推到了改革的最前沿。然而,最关键的时刻,抱残守缺的势力也必然会有更多“表示”,祭出“义工养老”、“房子养老”、敞开生育“儿女养老”,都不在话下。这些似是而非的东西,都是一种盾牌,盾牌之下,还是“双轨制养老”这个桥头堡。

杨燕绥现象不是杨燕绥个人的炒作成果,而是顶层设计模式的缺陷。是“民主”还是“专(家)主”,改革开放至今已经有了充分的实践检验,必须有一个明确的选择。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